服務熱線

13633172702

公司資訊

咨詢熱線

更多+
電話:13633172702
地址:河北省滄州市滄縣汪家鋪鄉彭店村

行業動態

當前位置: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-行業動態-廢舊二手集裝箱造就的千萬富翁

廢舊二手集裝箱造就的千萬富翁

發布時間:2018/02/12 點擊量:0
廢舊二手集裝箱造就的千萬富翁

 很多年輕人總是不屑于談起自己的第一份工作,認為它對自己的人生毫無幫助,倘若是做掏糞工、搞建筑之類的,恐怕還會為了面子有意隱瞞這段“不光彩的歷史”。有一位廣東籍的千萬富豪,卻常常慶幸自己獲得的第一份工作——碼頭搬運工。因為正是這份工作讓他開啟了財富之門……
  現年40歲的郭元平出生于深圳,高考落榜后他去了鹽田區碼頭做搬運工。
  1996年,拿到成人大專文憑的郭元平,當上了碼頭裝卸運輸公司經理。
  幾年下來,郭元平積累了豐富的人脈資源,結識了許多工廠、國際貨運公司等負責出口業務的主管、經理。
  2000年底,郭元平決定辭職創業,放棄月薪近萬的工作。他為何要放棄高薪創業呢?原來,在碼頭接觸了10年集裝箱的他,工作之余發現了一個商機:那些廢棄的二手集裝箱有利可圖!當時,很多二手集裝箱被當成廢品賣給鋼鐵回收企業,價格很低,每個TEU(國際計量單位,即長20英尺×寬8英尺×離8英尺6)的二手集裝箱,也就兩三千元。一次,他看見有位東莞來的建筑包工頭拖了3個二手集裝箱走,是給工人當臨時宿舍用的。他想,自己憑借關系,以每個3000元的價格收購那些廢棄的二手集裝箱,再以6000元的價格賣給包工頭,岜不是能賺一倍嗎?
  2001年初,郭元平籌措了3萬多元現金,做起了倒賣二手集裝箱的生意。第一個月,他通過弟弟的關系,賣出4個二手集裝箱,凈賺1.2萬元。此后,他平均每月都能賣出兩三個二手集裝箱,買方都是建筑老板。建筑老板把二手集裝箱改造成“員工宿舍”,成本低,又便于運輸,除居住外,還可做臨時辦公室……
  郭元平靠此賺了10萬元。一年后,鹽田碼頭裝卸運輸公司與一家大型回收企業簽訂了長期合同,二手集裝箱被壟斷了,他失去了貨源。他只好跟那些過去與自己打過交道的工廠、國際貨運公司、租賃公司老板和私人貨柜車司機等聯系,請他們提供報廢了的二手集裝箱。他自掏運費,拉回來后還得租場地堆放,因此成本大大增加,便把售價提高到每個8000元。這樣一來,出手速度就慢了。2002年9月,他的資金全部投進去了,囤放在老家的60多個二手集裝箱卻突然賣不動了。
  郭元平不再只盯住建筑老板,而是先請人將那些二手集裝箱改造成“出租屋”,然后以每個1萬元的價格賣給深圳龍華、石巖等郊外城鎮的包租婆或包租公。比如一個18平方米的二手集裝箱,他可以隔成6個獨立單間,里面只放一張床。包租者(一般是當地人)買回去后,可以放在自家附近,出租給失業者、打工者和找工作的大學生等,每曉收8元,半年就能收回成本。由于當時房價、房租都在上漲,很多在深圳底層苦苦掙扎的年輕人,不得不選擇屈居于這種“集裝箱出租屋”,當地人紛紛以此為投資手段。這招竟讓他的囤貨銷售一空。
  2004年10月,郭元平已經純賺了50萬元。他想大干一場,突然傳來不好的消息:深圳全面禁止私人經營集裝箱出租屋。這讓他傻眼了,干了4年的二手集裝箱生意似乎走到了盡頭……
  “必須突圍!”郭元平不愿意等死。
  2004年12月,他以前在鹽田碼頭認識的朋友阿海回國,約他敘舊。阿海原是深圳某國際貨運公司的報關部經理,后被調往該公司駐中東阿聯酋國迪拜港辦事處工作。在閑聊中,阿海給他出主意:“兄弟,何不到中東去呢?我在迪拜港口工作了兩年,感覺那邊不錯!”
  2005年3月,郭元平去迪拜考察市場。迪拜是中東地區的貿中心,也是世界著名的“奢華之都”。當郭元平看到迪拜港那些堆積如山的集裝箱時,心中頓時充滿了激情——這里比深圳鹽田港大得多,自己要是能立下足來,肯定會賺大錢呀!他還到迪拜市郊以及阿聯酋其它小城鎮轉了轉,發現竟然沒有廢棄二手集裝箱的蹤影。
  按常理,港口越發達,集裝箱淘汰率越高,迪拜港的那些二手集裝箱究竟去了哪里呢?經打聽,郭元平才知道,由于阿聯酋、中東乃至整個非洲都缺乏鋼鐵企業,二手集裝箱都被回收公司航運到亞歐國家去了。因運費太貴,二手集裝箱的回收價比深圳低得多。
  不久,郭元平帶著50萬元資金勇闖迪拜。他先在當地注冊了一家小回收公司,以每個1000余元人民幣的價格收購了30個二手集裝箱。接著,他就去找那些建筑老板談。迪拜的房地產十分發達,房子很多,但房價也特別貴,因為阿聯酋是個沙漠國家,鋼材和水泥等都要靠進口,成本相當高,所以房子建成后都是被來自世界各地的有錢人買來度假或投資,而建筑工住的都是簡易工棚,有的甚至干脆睡大街。民工的食宿條件更差。
  郭元平接連找了幾個包工頭,對方都拒絕了他。迪拜常年酷熱,夏季氣溫高達45℃,哪有人敢住集裝箱。郭元平試著給幾個集裝箱開了窗戶和門,還裝上了空調。加工和裝修后,成本高達五六千元,他必須以8000元人民幣以上的價格賣出才有錢可賺。他向一個中國包工頭推銷,包工頭手下新來了幾個中國建筑工,見了這種集裝箱宿舍后,就纏著包工頭:“老板,就買一個吧,我們跟那些老外一起睡工棚,實在不舒服!”
  迪拜的簡易工棚雖然涼快,但晚上風沙大、蚊子多,非洲民工都像阿拉伯人一樣,習慣用白紗巾包住臉和頭部睡覺,而且適應了那種環境,可中國工人哪受得了捂住頭睡覺呢?所以早上起來后,他們嘴巴、鼻子都是沙子。包工頭不想虐待同胞,便買了一個。那幾個中國工人住進集裝箱宿舍后,天天晚上嘆空調,又沒有風沙和蚊子的騷擾,睡眠很好,白天的工作效率大大提高。非洲工人也體驗到了這種“宿舍”的好處,紛紛要求老板買。
  包工頭索性向郭元平訂購了20個集裝箱。他發現,自從他給手下所有員工提供集裝箱宿舍后,大家干活速度快了,很多技術好的建筑工紛紛跳槽到他這里來……
  其他包工頭都慌了神,為了留住工人,也不得不購買集裝箱宿舍。
  隨后,郭元平制造了許多集裝箱房屋,緊急向迪拜、阿布扎比和沙迦等城市的貧困百姓以及阿聯酋的鄉鎮居民推銷。很多窮人也接受了他的產品。
  郭元平僅用一年時間,就賣了400個集裝箱,銷售額約300萬元人民幣。為了搶占市場,2006年初,他和阿海以及烏爾德(阿拉伯人)三人合資,在迪拜成立了Three Gang國際集裝箱房屋公司。然后,他們迅速將業務擴展到沙特阿拉伯和也門等其它中東國家。
  漸漸有了跟風者,郭元平開始琢磨如何才能將二手集裝箱“玩”出更多花樣來。
  2007年元旦,弟弟帶著女友來迪拜旅游,住在他家。他便問:“你是搞建筑設計的,幫我想想點子……”弟弟想了想說:“能不能搞成集裝箱別墅?每棟定價10萬元左右。”他連連擺手:“一個破集裝箱怎能搞成別墅呢?有錢人瞧不上,窮百姓又恐怕買不起。”
  弟弟回國后,繪了一幅圖發給郭元平,并告訴他如何做。郭元平看了后,認為可試試。于是,他讓工人照圖制造。十幾天后,一棟漂亮的“別墅”出現了:它是由多個二手集裝箱疊加而成,外立面粉刷一新,里面被分隔成臥室、客廳、浴室、廚房;尤其是搬到郊外的幾棵大樹下后,再在“屋頂”鋪了一層泥土,種上花草、常春藤,周圍擺上咖啡桌和沙灘椅等,與綠地相映成趣。
  這種集裝箱別墅室內設計別具一格、風格顏色時尚溫馨,而且有的房間使用了“自動化”,按下按鈕,它的鏊面“墻”就會慢慢展開,每棟造價七八萬元人民幣。郭元平將售價定為10萬元人民幣。開始,他擔心賣不出去,但經過大力宣傳,效果還不錯。尤其是招聘了—位名叫蘇萊曼的女業務員專門推銷后,他更加有信心了。因為聰明的蘇萊曼主要瞄準那些出身農村的高級白領,這類人雖然在城里買房結婚了,但住房面積不大,只能讓父母在城市與鄉村來回生活,他們既沒能力為父母在鄉下重新建棟房子,又不愿父母繼續住那種工棚一樣的老屋,于是干脆為父母買棟集裝箱別墅,既實惠又體面!蘇萊曼摸準顧客的心理需求后,打出了“孝心別墅,感恩父母”的廣告口號,吸引了很多進城青年前來訂購……
  僅3個月,集裝箱別墅就成了郭元平公司的招牌產品。
  2008年初,郭元平的公司相繼推出了集裝箱小賣部、報刊亭和公廁等,通過加工、裝飾,這些產品都能非常美觀地擺放在城市街頭、公園和廣場。
  2008年下半年,金融危機發生后,國際港口運輸行業遭受重創,集裝箱大量閑置,船運公司及集裝箱制造企業出現巨虧。但這恰恰給郭元平帶來了巨大商機,因為此時加速集裝箱周轉、擴展集裝箱功能以及盡快處理廢箱等,成了上述商家們自救的有力措施,他不僅低價收購了許多二手集裝箱,還吸引了一些商家主動找上門來與他合作。
  2009年2月,非洲蘇丹港口船運公司慕名找到他,表示愿意與他合股成立蘇丹分公司。該公司有不少閑置和廢棄的二手集裝箱。郭元平同意合作,帶著設計師、技術人員前往蘇丹開拓市場。此后,他們還在埃及、剽比亞、剛果、安哥拉、南非等國家陸續成立了分公司,業務越做越大。
  郭元平認為,二手集裝箱的用途還可以深挖!
  2009年6月,他吸納德國籍的頂尖建筑設計師保羅做股東。保羅在歐洲工作多年,后來就職于迪拜NaKheel房地產集團公司,被郭元平挖過來后,他自信地說:“我要搞就搞大手筆!”很快,他設計了一些集裝箱餐廳、超市甚至賓館和酒店的圖案,外型獨特、創意十足,但每種造價都在十幾萬元以上。
  這樣行嗎?郭元平心里也沒底,但他認為必須嘗試一下,因為公司越來越大,如果產品不能持續創新、檔次不提高,競爭力就會大大減弱。他與蘇萊曼商量如何推銷。蘇萊曼認為,集裝箱餐廳、超市、賓館、酒店等,都屬于公共消費場所,在城市繁華街道很難立足,只能在郊區或鄉鎮推廣。定下目標后,他們率領營銷團隊四處尋找投資商。
  一天,郭元平來到阿聯酋一個名叫馬里耶的小鎮,看見有位老板正在找商鋪開超市,他便極力推薦自己的“集裝箱超市”,對方仍猶豫下決。他說:“我先把貨送來,讓你免費試營業一個月!”第二天,他就將一個面積達90平方米的“集裝箱超市”(其實就是由5個二手集裝箱拼裝而成)運到了小鎮上,由于他已經將超市里外設計好,老板根本不用裝修,只需進貨就能開張。由于這種超市不用租金,購買后就是自己的不動產,生意不好了可以換個地方經營,所以一個月后對方主動付款給郭元平。很快,“集裝箱超市”就在中東鄉鎮賣開了。為了讓許多農民也能在村子里做小生意,郭元平還制造了一些“袖珍集裝箱超市”,每個只售1萬元。
  2009年9月,郭元平為一個大老板在非洲尼日爾沙漠附近的綠洲上建了一座“集裝箱酒店”。那里風光很美,是旅游的好地方,但因風沙大、位置偏遠,修建房屋的成本太大,至今沒有讓游客歇足的場所,所以“集裝箱酒店”成了最佳選擇。項目完工后,僅那一個酒店,郭元平就純賺了80多萬元。最讓郭元平驕傲的是,2010年春,他與非洲蘇丹港口船運公司共同開發了一個“集裝箱洋房小區”,該樓盤位于蘇丹首都喀土穆市郊,共有20多棟、150套“洋房”,每棟只有三層,每套房子由4個集裝箱組成,由于外立面五顏六色,整體設計時尚獨特,看起來比城里的商品房還更漂亮,而每套房子總價只需二三十萬元,所以深受當地青年歡迎,開盤3個月就全部售空。
  就這樣,經過近5年的不懈努力,郭元平將二手集裝箱生意做到了中東乃至非洲各地。到了2010年,他的公司員工已達300余人,總資產約4000萬元。郭元平作為董事長,個人資產有1600萬元。他事業的雪球還在繼續滾大……

日本强奷片